汉中立清清洗家政欢迎您!时间:
 
 
 
家政行业市场出现拐点 “保姆荒”变成“雇主荒”
作者: 汉中立清家政服务     来源: 汉中立清家政服务     日期: 2014/4/18     点击: 1141                  

昨日一大早,育儿嫂“熟手”穆元兰拎着包来到宜兴的“巾帼月嫂”母婴护理中心焦急等待分派工作,她已经有3个多月工作没着落了。“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年很难找到工作。”她知道以往最慢5天就能分出去工作,而今年从过年出门到如今都没找到雇主的大有人在。“家政行业出现拐点了。”在南禅寺槐古支路经营一家家政中介的徐女士说,从事家政行业10多年,如今无锡市的家政市场或许正由“保姆荒”变成“雇主荒”。

  市场疲软 保姆陷入了漫长等待

  穆元兰今年只有39岁,在家政行业从业人员中是年轻的,参加过专业的家政培训,而且还有着2年育儿嫂的工作经验。各方面都算有优势的穆元兰没想明白,怎么今年想要“签个单”这么难。穆元兰是贵州人,女儿要上学,而她的工作是家庭收入的主要来源,以前她在一家织布厂干过,后来厂子倒闭了,听村上的人说干家政挣钱,2年前便干了这一行。“前年价格比较好谈。”穆元兰说,不知怎么回事,今年谈了几家雇主,开出的价格都低于她的心理预期。从过年后,穆元兰就出门找工作,每天带着一个大包,包里面有全部的家当,准备着只要有雇主雇她就马上上工。可是直到如今,穆元兰只能每天都失望地背着背包回到小旅馆。因为几个月没有收入,而吃住又是一大笔花销,为了节省开支,她只好和同样没找到工作的家政员每个人凑上10多元钱,几个人一起挤在一个旅馆小房间,大家一起等待。中午为了省钱就只好每顿吃3块钱的大饼。

  无锡50多岁的杨阿姨和穆元兰的感受差不多,和去年相比,感觉愿意找家政的雇主少了,而且有意向的雇主仿佛也比以前“抠门”了,价格老是谈不拢。事到如今,杨阿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

  走进槐古支路上诚顺家务事务所,不大的房子里放着两排座椅,屋子里空空荡荡。“以前我这边哪天不是人满满的。”该所的徐女士说,以3月份来看,家政合同的成交量比去年同期少了大约三分之一。以前是保姆坐在厅里面等着雇主过来,谈上了马上上岗,而如今雇主来得少多了。徐女士的店开了10多年,在市民心中口碑和人气都很不错。徐女士说,她店内的价格基本都是全市最后涨价的,所以不存在“档口”不好,或者“价高”吓退雇主等因素。

  而“巾帼月嫂”母婴护理中心总经理杨荣不久前在微信中发表一条消息:“店里还有很多从年后就过来了,如今仍然没有找到工作的家政阿姨,怎么办?”

  供需扭转“保姆荒”变成“雇主荒”

  赵女士在一家外贸公司上班,之前公司效益很好,即将临盆的她和丈夫商量,到时请一个月嫂照看孩子,再另外请一个钟点工做做家务,打扫房间,这样就不用麻烦身体不好的父母照看小孩了。前段时间,赵女士已经都签了意向书,但是最后还是和丈夫改变了主意。“七七八八算下来,还不如去月子会所合算。”赵女士说,月嫂加上保姆,一个月的开销也近一万元,还不如去月子会所,护理得更全面。

  无锡市妇联家庭服务社的潘老师从事家政职介已经10多年,她也感受到,近一年来家政的“雇主”量有些下降。“全市的需求在发生变化。”潘老师说,随着月子会所和养老院的兴起,一部分家政需求分流到了月子会所和养老院。

  “感觉大形势不好,能省点就省点吧。”张女士在一家机械厂做销售员,之前工作很忙,还托朋友帮她介绍一个钟点工,帮忙收拾一下房子。可是如今,公司的业务量下降,她也只好节约点,打消了找钟点工的计划。

  “上次我做了5天,人家想想还是把我给辞退了,说是省省。”穆元兰说起自己之前的几单生意有些窝火,几单都是做了几天雇主就不要了。“我做月嫂,几天下来他们也把手法给学会了,说是没钱了,就不要我了。”

  “同样是因为形势不好,更多的人愿意出来干家政了。”“巾帼月嫂”母婴护理中心的总经理杨荣分析,工厂转型女工转行,也让保姆越来越多。近两年,越来越多本地人了解到,家政行业特别是月嫂的工资还不错,而对学历的要求也不高,这让不少工厂女工以及家庭妇女“转行”加入到了保姆行业。这让家政行业市场发生了供需扭转,“保姆荒”成了“雇主荒”。

  中介乱象 价格飙升炒坏了市场

  无锡市妇联家庭服务社的潘老师列出了一组数据的对比。2010年,妇联家庭服务社钟点工收费,每天做2小时、每周单休,收费是每个月500元,而这个价格到了2013年就涨到了每个月900到1000元。诚顺家务事务所的徐女士也证实了这一价格,徐女士说,2013年钟点工的市场价就经过了2轮调价,从每个月的750元涨到800元,随后又涨到了900至1000元,她的公司也只好无奈之下跟着涨上去。“3年时间,工资翻了一倍,但是雇主的工资不见得翻了一倍。”潘老师说,保姆的工资快速飙升,高过了市场工资水平的涨幅,在经济形势不好的情况下,保姆工资如果成了雇主家庭支出的负担,那么可以肯定的是需求量要减少。而且,家政的高价格也逼得一部分雇主分流到了月子中心或者养老院。

  在采访中,多家家政公司的负责人都表示,家政市场的混乱,价格不合理的飙升,服务技能却不提高,导致了现在家政市场的由热转冷,家政市场里面雇主多是以前的老雇主,新加入的人群并不多。

  目前,家政市场多采用中介模式,每介绍成功一个,中介要收取保姆月薪的20%作为介绍费。尽管保姆的成交价格越高,中介的收入也就越高,但是许多想在家政行业继续有所发展的中介都不认为保姆的高价格是一件好事。“价格那么高,技能服务和价格不匹配,市场就是这么搞烂掉的。”杨荣说,一些黑心中介为了“挖角”,抬高价格,自己从中牟利,而市场价格随之水涨船高,但是有不少家政人员的技能水平还不够,雇主花了高价却得不到相应的服务回报,自然会对家政行业失去信心。杨荣有一个打算,联合正规的家政中介公司一起下调价格,让家政行业的价格规范起来。

 
版权所有:汉中立清清洗家政服务有限公司2007-2015 陕icp备案:07012995
联系电话:0916-2214181 传 真:0916-2214281 地 址:汉中市汉台区石马立交桥北关小学北 技术支持:启元动力
鍙嬫儏閾炬帴:    37彩票  五分彩票官方网站   双龙彩票计划   重庆彩票开户   5亿彩票